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表姐左薇!经典! [1/5]

表姐左薇!经典! [1/5]


  事情要从十来年前说起了,当时,我还住在我家老屋。那不是像现在的单元
楼,而是栋老房子,我家在四楼,这层楼共住了两家,前面是两家的正房,每家
各有两间,外面有间公用的堂屋连着楼梯,接着是一条过道,过道上依次是一个
水池、我家的一间后屋和两家公用的厨房和厕所。

  表姐名叫左薇,1967年9月11日生,大我9岁,我喊她薇薇姐姐。小
时候表姐一直随参军的父亲在北方——天津附近的一所空军军营,大概在我上小
学三年级时间,被送回武汉,来到我家。我们就把后屋让给表姐住,那时她上高
二。后来的高考,表姐成绩一般,到了医学院读大专,是走读,因此仍然住在我
家后屋。

  转眼过了好几年,她毕业后进了一家市级医院,在检验科工作。这好像是到
了89年,表姐22岁,我也上初二了。

  正值青春期的我,对异性産生了浓厚的兴趣,那时我性格比较内向,和女同
学接触不多,而表姐虽称不上国色天香,但在普通人群中绝对可算得上美人,又
是我身边最接近的年轻女性,于是她自然成爲了我第一个暗恋的对象,从早到晚
我都密切的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以至于逐步发展到对她的偷窥。

  我的偷窥一开始没有看到很多稀奇的,只是有一次偷看她换衣服,看见了只
穿三点式的表姐,现在觉得不算什麽,但那时,近乎裸体的女人身体对一个青春
期的小男生来说视觉沖击还是很大的。

  表姐身材娇小,容貌端庄,讲一口标準的普通话,看起来很文静的样子,但
她性情开朗而活泼。表姐平时不爱涂脂抹粉,显得很清秀,但她衣服却很多,特
别是夏天的衣裙大多比较暴露,显示出她优美的身体曲线。
刚上班的表姐,朋友很多,其中绝大多数是男的,主要是她中学、大学的同
学和医院的同事。表姐平时对我很好,一直以来经常带我到学校和医院里去玩,
所以她的好些同学、同事都认识我。

  我注意到自从上大学起,表姐就经常和来找她的男人出去玩,有时一直玩到
很晚才回家。前前后后的男人大约共有十来个,其中几个男的看起来和表姐还挺
亲密的。特别是有一个叫喻伯刚的,好像是医院的一名司机,长得高高大大的,
很英俊的样子,表姐和他出去得最多。有好几次表姐都是一夜不归,我记得当时
我妈还很严肃的找她谈过话。

  当时对性问题还不是很清楚的我,对女性的身体觉得很神秘,由于经常看到
表姐晾晒的内衣裤,我对此産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经常翻看洗衣机和她的衣柜
以及手提包,每次我几乎都有感兴趣的东西发现。

  表姐有乳罩五六件,各式三角裤十多条,甚至还有一条性感的丁字裤,八十
年代末,这可是非常新潮和前卫的。乳罩上面的型号是85C,当然那时我并不
知道是什麽意思。

  表姐还有三条月经带,那时妇女卫生巾还刚面世,表姐一直使用月经带,所
谓月经带其实就是一根布条,两端穿上带子,妇女来月经时在布条上垫上草纸,
然后兜在裆部,再用带子系在腰间,换洗后重複使用。卫生巾当然先进和卫生多
了,我开始偷窥了几个月后,我发现表姐已经开始用我那时还十分陌生的卫生巾
了。

  那时我家的洗衣机是我的乐园,因爲表姐没洗的衣物总是扔在里面,我每天
都要去翻看,还时常把髒三角裤和月经带裹在自己的阴茎上手淫。我的第一次射
精就是穿着表姐的那条穿髒丁字裤,把玩着她的乳罩完成的,当然由于怕表姐知
道,我射的时候把鸡巴掏了出来,没射在上面。

  我直到现在都印象深刻的是,她换下还没洗的三角裤上总是糊满了白带,特
别是和男友玩晚了后换下的,白带更多,有时候上面还有几块周围微黄、中间是
浅浅的灰白色,略显发硬的斑迹,那时我不知道是什麽,后来当然知道了,那是
男人的精斑!但那时已经我知道表姐不是处女了,因爲我经常在她的手提包发现
有避孕套。

  表姐的白带有时是白色的,上面还有泡沫,比较清稀,气味较淡,而有时却
是黄白色,粘稠得象凝胶样,闻起来很重的腥骚味,尝起来味道鹹鹹的。这个问
题困扰了我很久,表姐的白带怎麽还会变化啊?后来当然知道了,这体现了女人
的生理周期。

  每个月的有些日子,表姐的三角裤上还会有明显的经血,和粘过卫生巾的胶
痕,她有时甚至还把用过的粘满经血的卫生巾随手扔在书桌上。所有这些,都可
以说是我的性啓蒙。

  我原先就知道表姐便秘,在她手提包里我还发现过开塞露,她三角裤上偶尔
还有大便,现在想起来真够髒的。由于厕所在屋外,晚上解手很不方便,表姐每
天晚上都要用痰盂,我经常看见她早上端着满满一痰盂黄色的尿往水池里倒,有
一次我还在水池里看见她未沖下的很粗大的大便。

  那段时间我还干了四桩坏事,第一桩是我把表姐晾在衣架上的内裤取下,把
裤裆处在厕所粪池里抹了一把,再挂回原处,不知道的表姐后来一定穿上了。

  第二桩是一次我取出表姐的一条三角裤,把开塞露抹到上面,可又怕表姐发
觉,于是把那条三角裤扔到了堂屋里的一口水缸后,那里属于卫生死角,从来没
用清洁过的。

  几天后,我担心表姐发现不见了一条内裤,引起她的怀疑,就把它捡起来,
塞进了她已经不用的一个手提包里。可没过多久,我看见那条三角裤挂在了晒衣
架上,一定是表姐发现了,洗过后又穿了起来。我想表姐可能会疑心是我干的,
可她并没说什麽。还好这两次把表姐的内裤弄髒没让她生病。

  第三桩是一天早上我看见表姐下楼去上班,我站在楼梯护栏边往下撒尿,撒
到了表姐身上,她擡头看了看,但没搞清怎麽回事,便喊了一声,我应声说我在
泼水!表姐信以爲真,穿着沾有我的尿液的衣服去了医院。

  第四桩是一次我给表姐沖咖啡时,趁机偷偷往杯子里挤了几滴尿让她喝下去
了。

  时光过了大约半年,突然发生了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那天是初冬的一个
晚上,我在里屋,睡得较早,但一直没睡着,而表姐不知道,也可能觉得我是小
孩,没在意,她居然端了盆热水到我屋里洗屁股。大家知道,女人如果不洗澡,
每天都要洗下身的。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女性最神秘的地方,我眯着眼睛盯着表姐的下体,而表姐
却浑然不觉,在她褪下内裤的那一刻,我兴奋到了极点,她的阴毛很多,而且较
长,浓浓密密的呈倒立三角形,从下腹一直延伸生长到肛门,白皙的屁股浑圆而
肥大。

  表姐在盆里坐了几分锺后,蹲起来居然用手分开了阴部,用毛巾轻轻擦洗,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柔软而膨胀的大阴唇包覆着紧密的小阴唇,小阴唇的边缘顔
色较深,而中间爲橘粉红色。在擦完前面后表姐又分开屁股,露出黑黑的呈菊花
状的肛门,慢慢擦洗,此时的我异常激动,终于忍不住在被子里射了。

  在这以后,我对表姐的身体更加癡迷,也更加癡迷的偷窥着她。几天后,有
了一次好机会,我见她拿了一卷草纸,去了厕所,料想她一定是去大便,就跟了
过去。

  我家的厕所是两家公用的,以前有把锁,后来锁坏了就把它拆了,而改由在
厕所内安装的插销锁门,这就在门上留了个小小的锁孔,因爲平时都是自家人,
与邻居的关系也很好,所以大家对这个小孔都没太在意。这正好被我所利用,当
然我也是早有準备,用两块镜子对着小孔利用反光刚好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切。

  表姐蹲在粪池上,整个阴户呈现在我眼前。前面说过,表姐便秘,她在里面
蹲了好长时间,我都有点不耐烦了。

  可正在这时她小阴唇突然一开,阴户往后一紧,一条水流在中间喷射而出,
水流由大至小,我听到一声轻微的呻吟声,然后就是一个屁,浑厚有力,掷地有
声,是那种存货很久的“雷声”。一条黑色的东西在她屁股之间慢慢下坠,接着
又是一条,五条之后,她屁股一紧,又有水流在阴户中散落,整个过程持续两到
三分锺,接着就是一股恶臭从门缝里飘了出来。

  有了这次奇异的经曆,找到了这样一种好的方法,我对表姐的偷窥就一发不
可收拾。只要两个必备的条件允许,我便不会错过任何机会。那就是整层楼,除
了表姐和我没有其他人,这样我便可以放心大胆的偷窥,而不必担心被人发现。

  再一个就是表姐进厕所不能太晚,要是天黑了,仅靠厕所里的一点灯光,在
外面用镜子是无法看清的。

  记得过了不久,好像是一个休息日的下午,隔壁一家没人,我父母出去逛街
了,我一个人在家午睡,刚起来就看见表姐从外面回来,说是肚子疼,可能是中
午吃坏什麽东西了,说着说着就拿了草纸急匆匆地往厕所跑,我知道又有好看的
了,一等表姐进了厕所,我就拿着镜子跟了过去。

  透过锁孔,我正好看见表姐的尿水像一道水柱白色的水柱,自表姐的腿间射
出,蛮强劲的,射得便池吱吱作响,在水柱强度逐渐减弱的同时,她突然晃了晃
屁股,接着就是“噗”的一声,天啦,我的表姐!伴随着一股臭气传出来,夹杂
着串串响屁,一股股浓浓土黄色液体淅沥哗啦地自她那已开放的屁眼中洩出,大
约持续了半分锺。经常便秘的表姐这回居然拉稀了!

  表姐拉得一塌糊涂,屁眼周围都是大便,还有一点溅到她那白皙的屁股上,
随着她长舒一口气,好像卸去了很大得重负一般。那落入便池得稀便堆积如山,
臭不可当,真是惨不忍睹。接着,表姐把屁股高高翘起,拿出草纸,一连擦了好
几张,才把肛门周围擦干净。

  在以前得老屋,不像现在洗澡这麽方便,那时没有热水器,也没有淋浴间,
只能自己烧热水,倒在桶里拎到厕所去洗。此前我还没有见过表姐完全裸体的样
子,所以一直幻想着能偷看表姐洗澡。但表姐洗澡一般都是在晚上,直到了90
年的3月下旬,天黑得逐渐晚了,随着天气转暖,大家也开始每天洗澡,机会终
于来了。